第213章 万咩来朝(1 / 2)

        “我们昨天晚上十点之前就到了南山牧场,第一批人是三小姐和我,颜青橙还有白茴以及佣人。”

        “郡沙到南山牧场需要六七个小时,你们十点之前就到了?”刘长安奇怪地问道,就算下午上完课就出发,十点之前也到不了南山牧场,更何况竹君棠还吃饭,休息了一会儿,再等到颜青橙去上课,还需要仲卿安排的时间。

        “郡沙到南山牧场空中飞行距离只有四百多公里,一般直升机最多只能飞到350公里每小时,三小姐的直升机机队旗舰能稳定在四百五十公里每小时以上,是世界上最快的订制机型。”仲卿解释道。

        她并非炫耀,只是事关重大,像这种有违常人认知的细节必须解释清楚,也许在刘长安这种睿智之人的眼里,任何细节都可能隐藏着真相。

        刘长安点了点头,原来是钞能力,南山牧场位于湘南西部,紧邻贵州和广西,离桂林,凤凰,黔(heijin)东南等旅游名胜地都不远,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南山牧场了,倒是没有想过可以直接坐直升机过去。

        “你接着说。”刘长安点了点头,仲卿的语气紧迫但并不慌乱,更多的是疑惑而非惊恐,也就是说竹君棠失踪这件事情并不是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绑架,或者掉进什么山洞里之类的。

        “我们一行人进入南山地区,才联系的地面站,确定降落地点,佣人去打理房间,更换床单被子马桶等一切她的皮肤会直接接触的东西……”

        “等等,还要更换马桶?”刘长安不禁皱眉,她是去度假还是受惩戒的?连马桶都要更换!

        “就是先在马桶上喷撒一层隔离凝结剂,然后拆卸马桶盖换上卫洗丽,也不是真的换掉整个马桶,毕竟这边条件有限,即便是大型直升机,没有扩充运输空间,准备时间较短也不能装载太多非必须设备。”仲卿勉强笑了笑解释,刘长安漫不经心的打岔,倒是让仲卿的情绪也缓和了一些。

        原来如果不是临时出发,准备充分的话,竹大小姐出游是连马桶都要随身携带的,这倒很有当年封建贵族大小姐的风范。

        以前常常有故事里的贵族大小姐野外便溺遇到小伙子的故事,其实都属于皇帝的金扁担,真正的贵族大小姐出游,都会携带便桶,在轿子里解决问题,然后由丫鬟拿去倒掉,小伙子们多半是遇到了贵族家的丫鬟,以为这就是大小姐,随手打晕就扛回家玩耍了。

        “最详细的降落地点只有我知道,除非我事先泄露,否则不可能有人能够事先埋伏在那里,策划一起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案。”仲卿接着说道。

        “嗯。”对于仲卿,刘长安还是比较信任的,她是被苏眉从小培养到大,对苏眉有着特殊情结的人,深得苏眉和竹君棠的信任。

        “我们到达以后,颜青橙和白茴陪着三小姐到处走走看看,最后三小姐牵了一只羊回来,羊的后面跟着一个老人是来拿羊钱的,我付了钱以后,她们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也再也没有人进来过,但是今天上午十点钟的时候,颜青橙去叫三小姐上课,她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她。”

        仲卿目前还没有把消息通报给远在南极的苏眉,但已经调派人手四处寻找,只是南山太大,到处都是高山草原,这边可不像城市密布着摄像头,昨天飞过来的直升机并非专业搜救直升机,机舱设计和电子设备都不适合搜救,只是聊胜于无,倒是能够迅速把搜救人员送到比较远的地方,扩大搜救范围……可竹君棠她如果不是被绑架,就凭她那在家里都要踩平衡车的脚力,她能跑多远?

        “那你们目前是在查看监控?”刘长安琢磨了一下。

        “对,她住在三楼,楼层的两端都有摄像头,还有整栋楼唯一的出入口也安装了摄像头,我们集中在查看这三个摄像头的监控录像。”仲卿说道。

        仲卿现在在监控录像中只看到昨天晚上竹君棠牵着那头羊在走廊上玩耍,任由那头羊把走廊上的景观植物吃掉了一片。

        “我等会过来一趟,你安排一辆直升机待命。”刘长安的语气很平稳,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焦急,甚至有些希望竹君棠受到点苦难和磨砺,但……唉。

        看在苏眉的份上。

        看在苏小翠的份上。

        看在她是秦雅南闺蜜的份上。

        看在她是白茴闺蜜的份上。

        看在她是上官澹澹狗腿子的份上。

        看在她是周咚咚护法的份上。

        哼……终究不过是看在她叫自己爷爷的份上。

        仲卿马上安排了直升机。

        刘长安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宝隆中心的楼顶感慨过竹君棠有一个直升机机库,她整那么多架各种型号的直升机有什么用?

        现在知道了,等她把自己弄丢了以后,用直升机调派人手找她非常方便。

        刘长安觉得,竹君棠的失踪有很大可能是她自己跑了,想要逃避上课和牧羊的工作。

        只是疑点就在于,她哪里有能力避开别人的眼皮子?仲卿也说了,保护和服侍竹君棠的人是分批过去的,那些保镖即便无法阻止竹君棠逃跑,也不至于睁眼瞎,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去的。

        现在居然是没有人知道她怎么失踪的,这就有点蹊跷,也是刘长安不得不跑一趟才能放心的原因所在。

        这时候直升机的驾驶员打来电话,说是把直升机停在了竹君棠湘大的休息别墅楼顶,随时待命。

        刘长安没有急着马上赶去,而是先给管圆打了一个电话。

        管圆正在湘大里溜达。

        重新回到郡沙,昨天管圆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自己的母校,见一见自己有着短暂同学情谊的校友,结果就被人稀里糊涂地抓走了。

        这件事情对管圆的打击很大,他甚至毫无还手之力,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自己送上门去被抓。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在巴西无往而不利,凭借着超强的体力,超快的反应速度和非人的愈合能力,即便屡屡受伤也阻止不了他往统一巴西黑道的霸业上走。

        假以时日,他甚至可以走入巴西政坛,最终在军队的支持下成为总统也不是没有可能……他背后还有极其强大的特斯拉方面势力,足以扫平一切障碍。

        苏南秀也说了,他的身体对生物药机的响应非常良好,持续不断的改进能让他的身体成为目前改造人中的最强。

        最强?他来到郡沙,这里就一堆能收拾他的。

        刘长安,这个不用说了,苏南秀说管圆就算是改造人中的最强,也不要想对付的了刘长安。

        昨天遇见的那个守开明,管圆没有和他交手,但他却不知不觉地落在了守开明的圈套里,要是有心杀他,管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许多人中了这种迷魂手段,往往会不服气,管圆却不会不服气,他可是在巴西经历了无数鲜血和生死的人,只要是能赢的手段,那就是本事。

        更何况对方对他的底细好像清清楚楚,给他用的是刚刚好让他无法挣脱的铁链,给金笑美用的就是普通绳索。

        最后在马本伟打开的视频中,管圆也得知守开明这群人针对的是特斯拉方面,对方敢打这个超级邪恶势力的注意,难道还对付不了他管圆?他管圆只是特斯拉方面某个巨头麾下的打手罢了。

        除了这些人,昨天那个什么九州风雷剑门的两个人,显然也是超级高手,绝对不是管圆能对付得了的。

        天下之大,自己怕是排不进前十了。

        好在昨天晚上耽搁了很多时间,同学们却没有在意,管圆最后请同学们豪吃海喝,玩了一整个通宵,大家玩的很开心。

        管圆接到刘长安的电话,赶来见他。

        刘长安推着一辆共享单车,站在风抚不停的一棵梧桐树下,他的头发和梧桐叶一样颤动着,目光平淡地朝着管圆点了点头,然后骑着共享单车往前走去。

        管圆小跑着跟了上去,刘长安的这种见面方式,充满着上位者的气势,但管圆已经不是当初别人一个眼神看过来他就想揍对方的智障青年了,他毫不在意地和刘长安的共享单车并排前行,等待着刘长安显露出召唤他的意图。

        “那些自称神族的……嗯,我是说守开明,他们的目的是针对特斯拉方面,有没有可能他们昨天的行动遭到挫败,今天就准备了新的计划执行?”刘长安随口问道。

        管圆神色忽变,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自己昨天晚上被算计绑架的事情,今天就传到刘长安耳里了?

        会不会是苏南秀告诉刘长安的?

        管圆心理忽然生出一些幻灭的心理,他曾经迷恋过苏南秀,而苏南秀却迷恋着刘长安。

        跟随着苏南秀这样的人物办事,怎么会对她没有些特殊的感觉?

        眼前的此情此景,就像青春的少年遇着了绝世的佳人,是彼此的初恋,相遇便是花前月下,春花秋月度过了许多良宵。

        后来他的金钱用完,佳人便有了别的心爱的人儿,她就学了樊素,同春去了。

        管圆只剩下悲哀孤独,形单影只再也没有了伴侣,在各地流浪之余,越发落魄,浑浑噩噩地流浪着回到了当初和佳人携手生活的故地。

        那巍巍麓山,青葱校园,依然如昔,管圆正在哀伤叹忆的时候,忽然看见了那弃他而去的清影,她容貌同几年前一样的娇柔,衣服同几年前一样的华丽,项下挂着一串珍珠,比从前更添了一层妩媚的光彩,额上带着一串玛瑙,比曩(nang,过去的)时更红艳得多了。

        且更有难堪者,回头一看,有一位文秀娴雅的美少年,站在她背后,用了两手在那里摸弄她的腰背。

        郁达夫在《还乡记》里的这段感怀用在自己身上,多么适合自己现在的心境啊,尤其是最后那句“两手在那里摸弄她的腰背”,真是让过来人感同心受,悲愁酸楚不止,把那少年的轻浮与肆意玩弄美妇带给自己的冲击感描写的淋漓尽致,一句话就是绿帽文作者望尘莫及的笔触。

        现在刘长安一定已经像那少年一样,肆意摸弄苏南秀的腰背吧……而自己,其实连郁达夫笔下的那种心境都没资格体会,因为他根本没有和苏南秀有什么花前月下,春花秋月。

        “什么计划?”管圆沉默地跟着跑了一段,才愕然回过神来问道。

        “今天竹君棠在南山牧场失踪了,我在想是不是那些异兽昨天行动失败,就更改了计划,直接去抓竹君棠,想再次逼特斯拉方面的重要人物出面。”刘长安直接了当地说道。

        “抓竹君棠就能逼特斯拉方面的重要人物出面?竹君棠只是苏南秀的表姐而已,竹君棠对苏南秀很重要?”管圆莫名其妙地说道。

        刘长安扭头看了一眼管圆,摆了摆手,“你走吧,吃好喝好玩好。”

        管圆毕竟已经要在巴西发展了,作为郡沙老土著,刘长安还是很欢迎他来走走看看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带他掺合了,从管圆的话里就听得出来,管圆尽管是苏南秀的实验对象,但是他的知情等级大概和金笑美差不多,啥也不懂。

        那些异兽会不会已经发现管圆和金笑美对特斯拉方面根本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今天才对竹君棠下手?

        刘长安正骑着共享单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放缓了速度,压着马路边靠近刘长安,一个五官扁平小眼睛大嘴的女人在车里和刘长安打招呼:“帅哥,还记得我吗?”

        “嗯,武当山。”刘长安点了点头,没空理会她的搭讪,从小道里穿过去,抄近道来到了那家女子养生会所。

        关注这家女子养生会所有一段时间了,也派李洪芳调查过,但亲自进来还是头一次。

        不大的门脸,推门而入却是一种颇为讲究格调的性冷淡风,搭配着一些日式元素,正是如今都市女性颇为推崇的装修风格。

        门口玻璃橱窗里有一把象牙琵琶吸引了刘长安的注意力,它的背板和侧边十分经验,由象牙块镶嵌,上面刻画着儒,道,佛的故事图案,琴头是木制蝴蝶覆手象牙材质刻有山水人物,整把琵琶精美而雅致,顿时让刘长安想起了美艳不可方物的柳月望教授,她穿着旗袍的样子,应该和这把琵琶非常搭。

        之所以是柳月望而不是安暖,当然是因为这把琵琶是明代作品啊,安暖可新鲜着,不似这种传统的气质。

        刘长安在新乡大都会博物馆见到过这把琵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整把琵琶散发着的古韵,完全不似复刻制作,也有可能是同时代的另一把吧。

        “先生好品味,这把琵琶的名字叫三法玄音天女琵琶,一般人看到这把琵琶初看惊艳,却未必懂得欣赏,从先生的眼里,我却看见了仿佛能扣动琵琶弦的鉴赏力。”妖里妖气,声线阴柔的守开明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长安笑了笑,看着守开明手中那块刻着屠龙咒语的玉石,今天他还有事,不然少不得和守开明探讨一下屠龙的事情。

        要说屠龙这事,没有谁比刘长安更懂了。

        “我听朱獳说起过先生,先生出身九州风雷剑门,能够一掌破碎山川地理,江河露底。鄙人孤陋寡闻,不知今时今日这片土地上竟然有如此多的神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守开明朝着刘长安拱了拱手以示敬佩。

        守开明打量着刘长安,朱獳不怎么成器,但是收集信息的能力还不错,常常出没在三教九流混杂的地方,例如那个什么酒吧一条街,发现了刘长安这样一尊大神,也是朱獳的功劳。

        正如那位所感应到的,郡沙隐匿着远古的强者,是神族找寻娘娘的重要一站,目前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守开明并不想节外生枝。

        关于九州风雷剑门,还是藤原九井和藤原茅次郎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这个古老的大势力在大概是宋朝的时候,就来到过日本,当时的日本相比较中土盛唐时期已经有所进步,甚至开始小规模地在宋朝沿海劫掠,但整体依然谈不上有什么实力。

        当时的日人身材矮小,相貌猥琐,但挑挑拣拣还是能从女子中找出几个漂亮的,日人把她们进献给登陆日本的九州风雷剑门,希望尊贵的门主能够临幸,帮助日人改善血脉,于是九州风雷剑门在日本还是留下了不少的故事和书文绘画记录。

        在一些传说中,当时的九州风雷剑门门主,甚至击杀了一些日本的神明。

        守开明对这些日本的神明不以为意,无非就是苟且逃生的上古异兽罢了,基本不可能有超过蜃的实力。

        只是昨天晚上蜃居然被九州风雷剑门的人不知用什么手段击杀,实在让守开明大位震撼。

        蜃在山林中的能力自然大大降低了,但肉身的强横可没有什么变化,却依然无可阻挡,要知道目前在郡沙的神族中,蜃这大大降低的实力,也能排进前五之中。

        守开明比蜃更强,但面对九州风雷剑门这种同样古老,却似乎更加神秘而摸不清楚底细的对手,他也没有多少底气。

        “我听说你姓庄,擅术法,能屠龙。”刘长安也拱了拱手,他能够感觉到对方那深藏于眼眸中的忌惮,这是一件好事。

        会忌惮刘长安,那做事就会小心翼翼,摸索着对方的底线,理智地交涉,而不会像刘长安那样动不动就把人搓进陶罐。

【点击下载APP,更新快,无广告,永不迷路!万卷书小说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