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W字)(1 / 2)

        “哦?”

        石之轩看着这一幕,倒是十分淡漠:“也对,你已然宗师,是要留给其他半步宗师?”

        “不过,你们倒是有我魔门的风格,只要目的达成,就是死了几位同伴都无所谓吗?”

        “···”

        林彬挠头,随即笑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

        “你比我想象的可怕。”石之轩轻叹:“这种关头,甚至能发自内心的笑。”

        林彬摊手。

        我还能说什么?

        难道要说他们是投影,死了不会影响本体?但这种事显然已经超出了石之轩的认知。

        何况···

        误会就误会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很快,婠婠与师妃暄直接开吸!

        一个接一个,众多武林人士肝胆俱裂,想跑,却根本跑不了,只能才惊骇欲绝中被吸干内力···

        包括三大宗师、天刀宋缺,尽皆如此。

        只是,这一幕又让石之轩懵了。

        “这?!”

        说好的让半步宗师吸了,好让这些人全员宗师呢???为什么出手的是婠婠和师妃暄?

        她们不是已经宗师了吗?

        这到底!!!

        他想问,可是话到嘴边才想起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林彬可从未这么说过,也未曾点过头。

        “不过···”

        看着功力不断爆炸,却没有‘走火入魔’征兆的师妃暄与婠婠两人,石之轩赞叹道:“你们这魔功,当真是不错。”

        “如此之多的高手,海量功力。且不同派别、不同属性,天差地别。”

        “这便是海量杂乱无章、甚至相互克制的功力,被她们接连吸入体内,竟然未曾走火入魔,甚至没有半点不适。”

        “这魔功,只怕是品阶极高吧?”

        “应当不弱于四大奇书了。”

        “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寻到的功法,难道真是战神图录?”

        林彬笑了笑,没有解释。

        只是,对于北冥神功的强横,他也忍不住再一次暗暗惊讶。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

        这便是北冥神功的由来。

        而其最核心的一点,便是“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

        简简单单十个字,却尽显霸道。

        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练成北冥神功后,全身每处穴道皆可吸人内力,化为北冥真气,北冥真气阴阳兼具,阳刚北冥真气煎熬如火炉,阴柔北冥真气冷于寒冰数倍。

        且兼容天下武功、剧毒不侵、强凶霸道,随手攻击便有莫大威力。真气护体防御大增,受到攻击时反震敌人。

        若是换了吸星大法、化功大法,吸收这么多内力?莫说是让自己变强,反倒是自己直接爆体而亡了!

        吸星大法也好、化功大法也罢,吸了别人的功力,还得自己慢慢去‘同化’,否则,要出大问题。

        但北冥神功却没有这个麻烦,直接以自身为‘北冥’,管你什么内力?进来了都是我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什么玩意儿我一口吞不下?

        甚至练到较高的境界,不但全身七百二十处穴道都能吸纳别人内力,还能宛若七百二十个丹田一般,储存内力!!!

        最恐怖的还是至高境界,以‘天地为人’,直接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化为己用!

        仔细想来,也真就是段誉这货只知道泡妞,否则的话···

        天龙八部还有其他人什么事儿啊?

        须知,就是林彬,也是在百战拳经入门之后,才能直接吸取天地间的能量为己用。

        可北冥神功呢?至高境界也能做到,先不谈吸收速度的快与慢,至少,北冥神功至高境界,可以说实话摸到百战拳经的门槛了。

        当然,这么说也有些不恰当。

        因为百战拳经直接吸取天地能量为己用这个‘属性’,只是入门后的诸多‘属性’之一。

        而北冥神功却是至高境界才有这种属性。

        不过就算如此也已经足够惊人了。

        这是武侠绝学?

        不,绝对是武道级功法,甚至在武道级世界中都堪称神功。

        也正因如此,此刻的石之轩才会如此震惊。

        因为他眼睁睁看着婠婠与师妃暄这两个丫头,从初入宗师境界都还没稳固的层次,一路冲到了宗师巅峰!

        甚至一举达到了自己的功力层次!

        到这时,还没吸完!!!

        大几百上千号都是二流之上的高手,甚至其中还有是个宗师级,外加自己这个宗师之上···

        全部吸完得多猛?

        怕不是直接无敌了!

        当婠婠和师妃暄分别吸完两个宗师之后,就是石之轩,也看不懂她们两人的境界了。

        随后,两人来到石之轩身旁。

        石之轩却笑了,亲眼看见江湖中的顶尖战力尽皆变成普通人,看着他们那面如死灰、如丧考妣的模样,石之轩就忍不住想笑。

        哈哈哈!

        不就是一身功力么?算的了什么?

        本邪王天下第一都可舍得,而且是心甘情愿,你们没了功力,却就这幅死样子,甚至要寻死腻活?

        可笑!

        轻蔑一笑之后,石之轩看向林彬,郑重道:“莫要忘了你答应我的话!”

        “放心。”

        林彬点头。

        “我从来不以好人自居,因为好人最吃亏。”

        “但是我答应别人的事儿,却不会食言。”

        “既然如此,动手吧。”

        他抬手,神色坦然,全然无惧。

        婠婠与师妃暄对视一眼,都感到十分惊讶,她们可不知道林彬与石之轩说了些什么,但对方如此坦然的模样,还是让她们感到难以理解。

        “对了!”

        石之轩又突然收手,道:“得等我先将邪帝舍利取出,若是没了功力,想要再取出,却也是麻烦。”

        “请。”

        林彬抬手。

        石之轩哈哈大笑:“不怕我跑了?”

        “邪王会跑么?”

        “你真的···”

        “无趣。”

        石之轩忍不住吐槽林彬,这厮就不知道开个玩笑吗?这么严肃的气氛,讲个笑话不好?

        一阵无语之下,石之轩取出邪帝舍利,随即心甘情愿被婠婠与师妃暄吸取一身功力。

        这两丫头也是挺‘自觉’。

        两人各吸一半,不多不少。

        林彬本想让她们把邪帝舍利也给了,但两人却死活不愿,非要让林彬收下。理由很简单,若不是林彬,她们绝对没办法吸到石之轩的功力。

        方才的大战,大家也都看见了。

        石之轩的强,依旧超越宗师,在其之上。

        就是林彬,都吐了好几口血才将石之轩击败,若是想要将其击杀,必然还得受伤。

        若是林彬不出手,她们绝对赢不了。

        何况还有一个理由她们没说。

        就算林彬吸了,她们也能得六成,没什么不妥,否则让林彬得六成,那才是说不过去吧?

        这样一整,林彬也不好说了。

        总不随口一说,嘿,其实我能拿十成吧?

        就算群友们不会有什么不满,这种话也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坏处有没有不知道,但好处必然没有。

        既然没好处,还乱说个啥?

        ······

        石之轩盘膝休息片刻后起身:“你们倒是为我留了些许?”

        婠婠点头:“是我留的,以你的身份,若是全然没了半点功力,只怕难免会有些宵小找你麻烦。”

        “留上半分,以你的实力和见识,对付三流高手,足以。”

        “倒是挺会替我着想。”

        石之轩轻笑,未曾见到有什么不满,也并未憔悴、更不曾要生要死,喊打喊杀。

        只是从气魄上而言,便远超其他武林人士甚至是宗师了。

        “我答应的都已做到,接下来,该你们了。”

        “好。”林彬点头,随即一步步走向慈航静斋的梵清惠等人,而此刻,她们都快被吓懵了!

        她们此来,一是为了清理门户,防止慈航剑典外泄。

        二来,则是为了挽回慈航静斋的声誉。

        一个传承千百年的门派,被一个弟子一剑给劈成了两半,还传的人尽皆知,若是不来找麻烦,不清理门户,日后慈航静斋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可师妃暄又厉害的很,咋办?

        因此,梵清惠请动宗师宁道奇。

        在她们想来,有宗师出手保驾护航,还不是手到擒来?你师妃暄再强,还能强过宗师?

        哼!

        到时候就算战神图录与其他的四大奇书是被宁道奇弄到手,咱们厚着脸皮借阅一下也不是不行吧?

        梵清惠等人的算盘打的叮当响。

        却怎么也没想到,师妃暄还真就强到能与宗师掰掰手腕,或者说,她已经是宗师!

        身旁还有个婠婠!

        看起来她们还‘默契’的选择了联手。

        这让梵清惠愤怒之余,却也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清理门户的想法,可是随着三大宗师与宋缺的接连登场,甚至连邪王石之轩都到了。

        梵清惠顿时遍体生寒!

        她太清楚石之轩的强横了,知晓自己的计划多半要败露,手艺就再没敢动手,只是带着慈航静斋诸多高手退到一旁,远远观望。

        结果这一看,就看到了现在!

        几乎被吓死!

        连逃跑都不敢了。

        此刻,在她们眼中,这一切简直恐怖无比!

        太特娘的恐怖了!

        一个年轻人,直接压制了宗师之上的邪王石之轩,将其打服!两个半步宗师的刀客,活生生将天刀宋缺拉下马。

        一男一女二人,半步宗师,却打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拳法,硬是把宗师宁道奇给换了!

        虽然是一换二,但这依旧是让人触目惊心,感到难以置信。

        那个大红包更恐怖,竟然是在剑法上,将奕剑大师傅采林打到近乎哭出声来,剑心都崩溃了!

        武尊毕玄也没能逃脱毒手···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中还有两个宗师,这两个宗师都还没出手呢!

        再加上婠婠、师妃暄,便是四个宗师。

        剩下那些半步宗师,也是一个个强到离谱,若是再算上林彬这个年纪轻轻的宗师之上···

        妈耶!

        这些陌生的超级高手是哪里冒出来的?这是要疯啊!

        就在她们震惊莫名,双腿打颤之时,结果更是看到婠婠和师妃暄开始疯狂吸收功力。

        也是眼睁睁看着她们的境界从初入宗师、到宗师巅峰,再到宗师之上,甚至现在的气势,早已经超越之前的邪王石之轩。

        这????

        害怕!

        跑都不敢跑,就怕一个不满,惹的这些恐怖的陌生高手生气,而后将她们也给吸了或是杀了。

        还有几个颇有几分姿色的,甚至害怕被那啥。

        而当林彬等人齐齐转头,看向白衣飘飘的慈航静斋一行人时,其中几个胆小的,顿时吓到小便失禁。

        真的是吓尿了!

        吧嗒。

        林彬迈动脚步,所有人都跟在他身后,一步步走向慈航静斋一行。

        梵清惠面色微变,几乎忍不住瘫软下去,但心中千年大派的骄傲让她勉强站立在原地,苦苦对抗着心中恐惧。

        “你们要干什么?!”

        “不用害怕。”

        林彬淡然开口,却是连微笑都懒得给她们一个。

        没错,她就是看不上慈航静斋。

        “师妃暄说了,饶你们两次,现在刚好是第二次,只要你们不头铁的主动出手,就不会用到第三次机会。”

        “所以,理论上来说,你们还可以在师妃暄勉强头铁两次,第一次没事,第二次嘛,呵呵。”

        没事么?

        梵清惠等人心中一喜,可当反应过来后,脸色却更加难看,更吃了苍蝇似的。

        是,不用死、不用被吸的确挺好,可是···

        我们堂堂慈航静斋,却要被一个判出宗门的叛徒庇护,才能活下去?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们之中有人牙齿紧咬,本想反驳,想要彰显自身血性。

        但最终,却也不过是无声叹息,不敢开口。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梵清惠板着脸,掩饰自己矛盾与挣扎的内心,冷声开口询问。

        林彬懒得去追究她态度如何,当即开口,直入主题:“交出石青璇,从今往后她与你们再无任何关系,你们也不得再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找石之轩父女的麻烦。”

        “你也看到了,石之轩已经跟我们达成共识,他如今功力已失,只想退隐山林,过上普通的日子。”

        “若是你们还要找他的麻烦,后果如何,我却是不能保证了。”

        “哦,对了。”

        林彬打了个响指。

        啪!

        “说的再直接一些吧,日后石之轩父女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会第一时间找你们慈航静斋的麻烦。”

        “或许到那时,传承千余年的慈航静斋,便真的不复存在了。”

        说来也是挺好玩儿的,一些细节几乎可以表示,慈航静斋竟然跟项少龙这个穿越者有所牵连。偏偏项少龙本身还是个lsp。你说一个lsp穿越者跟尼姑庵有牵连···有意思不?

        最有意思的是项少龙本身还是个学渣,而且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佐证。

        那便是慈航静斋秦朝时期便创建了,为何之后汉朝、三国时期乃至五代十国,都没见他们的身影?

        直到隋唐时期,才跳出来要‘遵循祖训、匡扶天下、拨乱反正’?

        五代十国不比隋唐乱吗?那时候干嘛不跳出来支持明主?

        大概率是因为项少龙本身就是个学渣,他记得个屁的五代十国,哪里知道的那么清楚?

        或许他本身就只记得唐宋元明清这些朝代的开创者,所以才会留下‘遗训’,让慈航静斋在这个时候出世,再‘支持明主’。

        还有便是,他们在问问题挑选‘明主’之后,便直接啥也不管、啥也不问,就认定了李世民,无论双龙做的好与坏,都不肯给人家半点机会?

        因为人家已经认定了呀!

        大概率是项少龙留下遗训了吧?

        ······

        “你?!”

        梵清惠当即瞪眼,心中大怒,且万分郁闷。

        这他妈叫个什么道理?

        他石之轩父女出事了,就算在我们慈航静斋头上?石之轩这些年来有多少仇家你们心里没数吗?

        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有多少?数也数不清啊!

        凭什么都算到我们头上?

        然而,厂花却是呵呵一笑,根本不给她发牢骚的机会:“够不够清楚?”

        梵清惠:“!!!”

        她想拒绝。

        心中、脑海中,一千个、一万个想要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身体···很诚实。

        “好。”

        “待我等回去之后,会立刻还石青璇自由,从此之后,我们也不会再找他们父女二人的麻烦。”

        梵清惠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了这番话,不愿意···也得说啊,形势比人强,还能如何?

        “可不仅仅是你们不能找麻烦。”婠婠咯咯笑着,看见这些慈航静斋的人一个个气个半死,却又无能为力的模样,她就想笑。

        想开怀大笑,想放肆的笑,想···笑个不停。

        “还得记住,若是他们出了问题,你慈航静斋便是罪魁祸首。”

        梵清惠:“!!!”

        马德,这话说的,我们慈航静斋还得替他们当保镖呗?!

        “···”

        “我等,知晓。”

        吐血啊,淦!

        梵清惠心中都在冒血,但此刻却也只能咬着后槽牙表示明白,不然的话,今天估计还真的很难走的掉。

        还有第三次机会?

        是,就算人家今天给你机会,让你走了。

        明天呢?

        明天人家直接上门找麻烦,让你交人,到时候你交还是不交?甚至直接把你吸了你又能怎么办?

        所以,所谓的第三次机会,绝对不能用!

        用完之后,便代表危险随时有可能会来临。

        这种情况下,只能认怂。

        只能···认怂啊!

        应下之后,梵清惠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精神也随之恍惚,甚至整个人都在摇晃,好似会跌倒。

        这一幕,师妃暄冷冷看着,却是什么也没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自己···不是被逼出来的么?

        林彬也只是轻轻点头,更不会再说什么。

【点击下载APP,更新快,无广告,永不迷路!万卷书小说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