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无上真佛,造化遗蜕(1 / 2)

与此同时

峰顶处,伫立菩提妙树之畔的王腾目光骤然幽深了起来

祂感受到了白金圣佛传递而来的念头,灵山诸佛圆寂,精华被某种存在吞噬!

“无处不在,祂的目标是佛陀?迦叶躲避的是祂!”心念急转,重重心海迷雾被撕裂,认知重组,王腾心中豁然开朗,祂侧身面对菩提古树,猛然自那重重交映的霞光中照见了一抹纯白

一抹舍我之外再无外佛的纯白!

不远处,孟奇、太离与辉光谨慎戒备,不敢有丝毫怠慢,落伽、非想与青丘身周渐渐有霞光浮现,震荡之间似与金箍棒有了共鸣,一呼一吸,一摇一晃。

就在这时,孟奇目光忽地凝重,再次打量四周,他接收到了“真定如来”化身所见的画面,显然灵山发生了大变

有某种未知的强横存在脱困而出,吞噬诸佛!

而辉光则皱了皱眉,疑惑道“怎么感觉这里又暗了一点……”

落伽与非想闻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类似感受。

孟奇则轻轻吸了口气,望向了王腾的方向,赫然一顿,因为他同样感受到了,峰顶像是多了一层阴影,被某个巨大的影子笼罩了!

而此刻,王腾的目光中,六妙明净光缔结成环,明澄如镜,倒映出一抹极其纯净的白光

“若我证···时,··漫天佛陀,罗汉菩萨,皆为我,皆为无上··”

···

三十三天外,奇花盛放,灵泉奔涌,兜率宫亘古不变般屹立此间。

那亘古亘今恒在的长河间,一架六色神桥浩荡而归,其上伫立着一尊帝影

祂古老尊贵,浩渺难言,不在认知中,超然概念上

两边金银童子把持着火候,道装老者回眸,目光停留在了帝影的掌心中

那里,赫然有着一朵金莲缓缓盛开,犹如灵山

“天时已至。”帝影注视向那沉寂了六百多年的丹炉,声音自过去未来同时响起,构筑起一幕幕变幻不定的光影,无一列外,内里都是一尊屹立在开天辟地之初的伟岸帝影

闻听此言,盘腿坐在八卦炉前的道装老者收回目光,眸子再睁开时内里氤氲一片,如藏别的诸天万界,缓缓开口道:

“该开炉了。”

该开炉了?金角童子、银角童子愕然回望,看向大老爷与帝君。

这炉炼制了六百多年的仙丹要开炉了?

那位昔年斗天战地的存在,要回归了?

···

灵山后峰的洞穴中

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收摄心神,继续向洞穴深处行去

不知怎么的,白金圣佛莫名想起了见到迦叶时,对方所御使的如来神掌第八式·诸行无常!

诸行无常,与这后山洞穴何其贴切!

一尊尊佛陀金身湮灭,如梦似幻,恰好合了“无常”二字,世间之物,哪得永恒不变、永不破败的道理,情是如此,人是如此,仙是如此,佛亦如此。

不成道果不得超脱。

在祂念头触及至此时,两人恰好行到了洞穴的中央

抬手一拂,各色琉璃纷飞,淡金暗金洒落,眼前所见变得空荡而鲜明,封印之地仿佛石制的巨大莲台,万佛遗蜕围绕着核心堆放。

两尊佛陀皆脑后悬灵光,双掌合十间如含层层净土,谨慎前行,抵达了封印核心。

这时,如若既定般的诵念之声浮现,环绕耳畔

“若我得证菩提……”

“无上真佛……”

满含奇异魅力的低沉嗓音回荡,像是千百年来日复一日诵念残留的痕迹。

烙印天地间,直达心灵深处,似禅唱佛音,要度化世人

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顿住,掌中净土放大撑开,化作两重光幕护持,侧耳倾听,将回荡的声音连成了完整的话语:

“若我得证菩提,则众佛陀、菩萨、罗汉、金刚与明王悉数为我化身。”

“若我得证菩提,三界十方、诸天万界,唯我一尊无上真佛。”

声声入耳,竟是摇动心灵,让真定如来因为末劫即将来临和所见不好结局产生的担忧和急躁涌现了出来,有了几分狠厉这之情,想要不管不顾,直接杀掉了产生灵智的元始天尊投影,吸纳祂们,快速提高。

咚咚咚,他猛地摇了摇头,佛心跳动,遏制了不好念头,这里看似净土,居然有诱人偏激和堕落的能力!

“恒河沙数,唯我唯真。”白金圣佛供奉己身,唯见真我,唯我独尊,虽与这禅唱之音相似,但并不相同

唯我唯真,唯有有‘我’才是真,是焚尽外物供养真我

而这禅唱佛音则无比偏激,要让所有存在,都成为‘我’,只有‘我’,虽有共鸣之处,但亦有冲突

白金圣佛诵念六妙玉皇经,与这度化般的禅唱对抗着,缓缓前行

凝目看去,巨大石莲核心处,残留着点点最纯粹最纯净的琉璃佛光,除我之外不容他物的纯粹与纯净。

“至极则近魔。”不知为什么,真定如来脑海内忽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我”之外为邪教为异端,必须同化,没有道理可讲,这不是魔,什么是魔?

“去吧,内里之物与你有缘。”此时,白金圣佛忽地开口,像是心灵迷雾消散,彻底洞悉了什么,示意真定如来上前

与我有缘?

再近一步,他心灵忽有悸动,因为最纯粹最纯净的琉璃佛光里有着些许让自己熟悉的因果感应。

魔佛阿难!

祂竟然与封印在灵山后峰的怪物有过接触?

眯了眯眼睛,只是“真定如来”这尊化身的孟奇虽然无法运转诸果之因,但还是借助自己与魔佛之间的微妙关系察觉到了似曾相识,明白这来自于魔佛阿难。

“身为佛祖二弟子以及娑婆净土未来之主的阿难应该知道灵山后峰之处封印之地,知道里面究竟封印了什么……”他陷入了沉思。

究竟是什么让阿难这得道高僧,断了诸多执念的大阿罗汉还有一点执念未了,最终堕落成魔?

是不是他日复一日受灵山后峰这怪物的影响,于是越来越偏激,那点执念越来越强?

另外,阿难逆练如来神掌成为魔佛时。并没有直接登临彼岸,而是离开本身净土,不知去向,再次出现时,已证彼岸,这段时间祂行踪不明,是否来到了此地,借助怪物突破?

更为重要的是,阿难怎么会知道去尝试逆练如来神掌?

【点击下载APP,更新快,无广告,永不迷路!万卷书小说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