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最后的生日(1 / 2)

异界帝母 鬼城帝母 2999 字 1个月前

20xx. 03. 04

三月一日,正月十八。

肖昨晚就去了道观,一直在那里帮忙诵经请神。

凌晨一点,我既担心又无聊的躺在床上,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邮箱,可是一个新邮件都没有收到。

“有没有一个喘气的呀?有的话就出来喘一下。”

“我一个人在家,猫爪挠心的感觉呀。”

……我发了两条信息给儿子们,可是没有任何回复。

上午十一点多,我终于等来了烛儿的语音邮件。

“母上大人,凌享已经醒来,吃了丹药没事了。他们都在忙着收拾残局,只有我得空给您汇报情况。”

我听了烛儿的语音后,心里暂时踏实了,回了邮件感谢他让我知道了情况。

“享儿,母亲知道你已苏醒,也就放心了。我们大家一起渡过了难关,以后你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风雨后总见阳光。”我给享儿发了邮件。

享儿并没有回我邮件,也许他没有看到,我安慰自己。我电话联系了肖,他说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可以回到家里。

肖终于回来了,很疲倦的样子,我们没有说太多话。我坐在按摩椅上,想了很多,心里很难受,一种无法控制的伤感弥漫全身,我忍不住眼泪直流。

肖无奈的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我努力调控自己的情绪,可是没有用。我的伤心从骨髓里渗透出来,每个细胞都在悲哀的哭泣,我的心脏时不时的痛。

“你去看看,享儿是不是受伤了呀?为什么我会那么伤心?心脏也隐隐发痛,他肯定是出事了,烛儿应该是没有跟我说实话。”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肖,忧愁的说到。

肖去了,很快回来。

“酆都帝城被封锁了,我专门去了东帝城打听情况。有一位负责招待宾客的管事告诉我一件事,有关冥凤族的公主。之前,因为享儿掌控了十大家族,使得地府的权力得到统一。做为冥界强大的墨麒麟族和冥凤族,便分别给享儿送了一位公主过去,希望成为享儿的妃子。

但是享儿并未急于纳妃,就留了墨麒麟公主在酆都帝城,把更喜欢的冥凤族公主送到东帝城暂时安置。当享儿被冥界天道控制后,对冥界大打出手,墨麒麟公主首当其冲被击中而魂飞魄散。

而被安置在东帝城的冥凤族公主本可逃过一难,但是她却擅自做主,跑到酆都帝城想唤醒享儿。结果被失去理智的享儿一掌拍得灰飞烟灭了,享儿在事态被控制后,也得知冥凤族公主死去,因过度伤心以致关门。”

肖详细的说给我听,却不知我听得满腹狐疑泛起,那样的故事都能编得出来?根本是没有逻辑的一种说法。

“什么乱七八糟的,享儿把更喜欢的女人送到东帝城去?不合乎情理吧?难道不是应该把喜欢的人留在身边吗?什么逻辑?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质问到。

“我只是转述了那个管事的说法给你听,我也不清楚真相。”肖谨慎的说到。

“享儿因为得知冥凤族公主死去后伤心至关门?我为他做了那么大的牺牲,不管他有什么其他原因,总之他至今都没有来看我一眼。竟然因为一个女人伤心而封闭酆都帝城的大门?如此作风不像是享儿的吧?那个公主是不是太不自量力?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无惧的冲到前线,想唤醒享儿?她是不是脑子不够用呀?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那是她可以解决的问题吗?!那还需要烛九阴的护符吗?好在享儿并未选她为妃,这等思维能力也能助于享儿左右吗?”我气坏了,逻辑性极强的说到。

肖默默的听着,表情复杂。

“你确定享儿是躲在酆都帝城里哀鸣吗?外面乱糟糟的,拜他所赐,他还有心悲情?你真的确定情况如你所说吗?我怎么觉得特别不对劲?享儿不可能是为情所困的人,他是大帝呀!你最好再下去搞清楚,不然我真的要发飙了。”我简直要爆炸了,吼到。

肖被我的质疑提问震住了,也产生了诸多疑问,于是,他再次遁地。

我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是傍晚六点准,烛儿已经稳稳的坐在供香台上,安静的听着我和肖的对话。

“我找肖凌带我去了酆都帝殿,刚去到附近,就听到享儿的惨痛叫声响彻整个帝殿,听得我的头一阵发晕。”肖回来后说到,还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眩晕中。

“享儿为何会发出惨叫?”我疑惑的问到。

“享儿在酆都帝殿里疗伤呢,吕祖在帮他把身体内的煞气拔除,疼痛入骨,是谁都会惨叫嘛。”肖说到。

“上午烛儿不是给我发语音说享儿吃了丹药就好了?他又哄我了,听你的描述,这次享儿受的罪更大了!那他怎么还可能去为那个公主哀痛呢?想必都痛到不能自己了,哼,你是不用思考的吗?!”我忍不住冲着肖发火,问到。

我大声的说到,转头瞪了烛儿一眼,既生气又心疼享儿。

肖低头不回应我,知道我是真生气了。

“还有那个东帝城的什么鬼管事,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着?他那么胡乱说话,有辱大帝的形象,他是不是想在全冥界损坏大帝的名声?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大发雷霆的说到。

“烛儿突然下去了,他说去处理一下。”肖对我说到。

“处理什么?处理那个管事吗?就该处理,作为管事都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远在东帝城任职,竟然敢嚼酆都帝城的舌头!”我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发火。

“已经派巫族大巫处理了那个管事,他暗中收受了冥凤族的好处,帮冥凤族公主说好话,想借以提升冥凤族的地位。”烛儿回来汇报了情况。

“怪不得那个管事会说出那样的话,竟然敢受贿。听了他散播的谣言后,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帝为情所困至冥界于不顾呢!你处理得对!”我表扬了烛儿。

我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心脏又感受到了时不时隐隐的痛,每次儿子们受伤,我都会感同身受!

煞气布满了享儿的全身,他被拔除煞气的所在部位,我亦会在相同的部位上产生感应,逃不掉的母子连心。

三月二日,正月十九。

上午十点多醒来,躺在床上不想动,我的左手还是属于残疾状态,用不上劲,连拧毛巾也得靠肖的帮忙。

“我见了愔,他说现在下面很乱,那场大战之后,很多贵族家庭都不复存在了。他们所拥有的商业也要重新规划分配,愔说要给我弄个门面。”肖看着我说到。

“门面可以经营什么?”我问到。

“愔说了可以经营电器什么的。”肖说到。

“经营电器?你又不是全天候呆在那里,也不会做生意,还不如弄一条街的门面收租算了。”我说到。

我快速的发了邮件给愔,让他给肖弄一条街的门面放租,愔也快速的回复我说他明白。

呵呵,如今有了发邮件这个渠道,我和他们的联系灵活多了。

享儿身体里的煞气还在拔除中,听说他还是不停的发出惨叫声,每拔一次就惨叫一声,可想是有多么的痛!但是他不想让我再花费,便忍着剧痛,唉,享儿,为娘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收到肖凌发来的语音后,开心了。

“娘亲,嘟嘟如今有八十多个配偶,三百多个孩子,真能生。”

“啊,这么多孩子了?嘟嘟太厉害了吧!你有空就来看我,我想你啦。”我说到,

“娘亲,我也想你,我又找了很多贵女到您的宫殿受训伺候您,目前有一万多个,就等着帝母驾临了。”肖凌说到。

我收听后,觉得肖凌很贴心。

我还收到了龙妃发来的语音,声音有点嗲嗲的,挺好听,她问候了我。

夜里八点左右,我忍不住派肖去看享儿。

“还在拔除煞气,享儿还是阵阵的惨叫。吕祖的法力耗尽回去天界了,拜托孟婆继续替享儿拔除煞气。”肖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双臂,浑身发冷,感受着享儿的痛。

“唉,享儿该是多么的痛呀!”我心里绞痛的说到。

我发邮件给享儿,鼓励他坚强一点。虽然他现在看不到我发的邮件,但是他恢复后是可以看到的,我觉得享儿此刻需要我的关心和爱。

夜里十点多开始,我的左手臂开始感觉到阵阵酸痛,肖说是因为孟婆在拔除享儿左手臂的煞气。

而肖的酸痛感比我还厉害,遍布全身。

“你怎么回事呢?昨天也没见你说酸痛,今天怎会就痛彻全身的感觉?”我奇怪的问到。

“我也不知道呀,现在头都痛了。”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实在痛就去休息一下,会不会是生病了呢?”我问到。

肖听了我的建议,进房休息了,但是疼痛难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三月三日,正月二十。

【点击下载APP,更新快,无广告,永不迷路!万卷书小说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