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0更新」  1  西域小国王子延景明奉旨为病弱太子温慎之冲喜,一朝被迫和亲,直面中原朝堂礼节,日渐头秃。    皇宫众人品酒谈歌,击鼓射箭。  延景明觉得酒有点淡,歌蚊子响,鼓巴掌大,靶子一射就穿,连穿十靶,扭头看见众人震惊神色,讪讪收起手中弓箭,觉得自己给太子丢脸了。    不久后众人赏花吟诗,延景明当场赋诗一首。  延景明“啊!花儿!你看起来!真红!”  延景明“啊!花儿!你闻起来!还挺香!”  延景明看着众人眼神,觉得自己可能……又给太子丢脸了。    中原生活,实在是太难了。     ……    延景明以为他只是奉旨冲喜,待太子病愈,他就可以继续回去当他的西域小王子。  可这个中原太子,和他所想的好像有一点点不一样。  温慎之惯素风流,是京城闻名的秘戏图大家,最懂吃喝玩乐,时常带延景明微服出宫。  他教延景明读书写字,陪延景明骑马狩猎,替延景明解围,为延景明作画,延景明觉得——    自己可能有些喜欢他。   而后大局已定,所有窥伺皇位的仇敌皆斩于剑下,温慎之旒冠冕服,牵着延景明的手,带他登上九龙玉阶。   他非但没有成功回去继续做他的西域王子,他还成

点击下载官方APP。内容更新快,无广告,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