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休书是有误会的。追妻是会火葬场的。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点击下载官方APP。内容更新快,无广告,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