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

此时大厦将倾,阉党横行,百官倾轧,民不聊生。

党争依旧还在持续。

烟雨江南中,才子依旧作乐,佳人们轻歌曼舞。

流民们衣不蔽体,饥饿已至极限。

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虎视天下。

而恰在此时,张静一鱼服加身,绣春刀在腰。

他成为了这个时代,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

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

点击下载官方APP。内容更新快,无广告,不迷路